沒喝茶、也從小看大人喝茶

喝茶這件事對於從小生長在台灣的我是再熟悉自然也不過的事情,小時候每年總會跟著媽媽回到屋子緊鄰著村裡唯一廟宇的外公家,到了晚上就會有一群認識或不認識的叔叔伯伯們,趁著夜涼聚集廟口前,外公這時就會搬出大廳的桌子及木板凳準備泡茶聊天,有這樣的記憶大概是幾六、七歲左右的年紀,小孩子不喝茶但卻喜愛擺在桌上的花生及綠豆糕,偶爾一群小朋友瘋狂的追逐彼此、口渴了便喘呼呼的跑到外公身旁要水喝,不少次就會試飲喝著小小杯子裡苦苦的水,那時哪懂得那叫做茶,只覺得一群人在夜哩,一邊拍趕蚊子一邊聚在一起是件很快樂的事。

後來稍稍長大了些,有幾回跟著家裡大人到親戚家作客,桌上也總會出現喝茶這樣的景象。父親不算是那種老派捧著小杯子用紫砂壺泡茶、喝茶的人,每天流汗量大的他都是母親幫她煮茶,就是用大鍋子把水燒開直接豪邁的抓一把茶葉丟進去就完成泡茶程序的,放涼了連茶葉渣都無需過濾就直送進冰箱,下班回到家裡的父親也簡單連杯子都免了,端出漂浮著茶葉的鍋子就直接喝了起來。而這茶我非常偶爾也喝,會喝它的原因不外乎是茶壺裡的開水沒了,或是想要在炎熱夏天嚐一口沁涼透心的舒暢感。

但畢竟這喝茶不是喝果汁或汽水,一點也不會讓人迷戀,所以這喝茶的記憶似乎就這麼中斷了。如今回想起來倒是有一個深刻的喝茶畫面印在腦子哩,那是高中年紀與一群班上同學周六約到台北公館一帶,當時最流行的聚會方式除了泡在MTV裡看今天已經絕跡的大光碟電影外,最夯另一項活動的就是到茶藝館泡茶去。

別小看這看似附庸風雅的泡茶的文化,其實在當年它還有點像是一群文青聚會,商討社團大事的重要歷程,感覺一夥人聚到那裏就能文思泉湧,連自己家裡的房間都還模仿著茶館裝潢掛起紙竹燈籠與油紙傘咧,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蝦爆了。一夥十七八歲的高中生,就硬生生的把每人從小在家裡看大人泡茶的那一套搬出來,有模有樣的用整套中式茶具泡起茶來,坐在塌塌米上頭、桌邊就燒著用炭爐加熱的開水。早就沒人記得那茶好不好喝,我只記得我愛死了桌上的芒果乾及花生糖。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