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 At Cottage - Canada
這三個違反常見英文名翻譯的用字『不萊嗯』而非布萊恩,其實是十多年前,也就是30歲前,自己還在擔任行銷企劃職務時,某天一位相當熟悉的廠商突然在寫給我的E-MAIL信件上,他用了這三個字當開頭,也大概是那時候起我就決定使用這三個字來當我的別名。

動手做烘培或料理這件事,在不萊嗯四十歲前可說是一片空白,進入職場後的十多年間,我所熟悉或從事的工作都一直圍繞在市場行銷或廣告企劃,工作之餘的嗜好是時尚流行,也經營過幾年的男性時尚網站,但就是與廚房完全沾不上邊。自己大概是大多數老闆眼中讓人又愛又恨的員工類型,可以瘋狂的把自己一天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投入工作裡、力求創新與完美,但體內不安定的靈魂與容易對眼前事物疲乏的習性,讓自己撰寫履歷時可以洋洋灑灑的寫下足以讓下個老闆不敢聘用的數字。

高爾夫球俱樂部、兒童軟體開發、電腦教育訓練中心、電腦量販賣場、水上主題樂園以至於英式進口茶貿易商或是後期服務於兩家知名頂頂的國際外商廣告公司….等專業經理人職務,不萊嗯通通都做過,但也愈做越覺得虛幻,名片上響亮的公司與讓人稱羨的職位,當你歷經無數個公司後就很容易體會,表面上好像很有那麼一回事,然而卸下了職位一切歸零的現實。在那些企劃職場裡有時看望著談話對方,一副不可一世、趾高氣昂的態勢,真是覺得….唉!再怎麼個了不起,畢竟那也不是你的公司呀!人們是敬重你的專業與敬業或僅是貪圖於你職位口中說出來的Yes或 No罷了!

那我該如何?我又擁有什麼?是一堆隨著時間流逝來不及追上的企劃經驗、或因為腦子老化愈來愈不靈光的IDEA呢?當時間跳接到自己決定因愛而移居加拿大的那一刻起,我不斷地在自己的經驗庫裡搜尋著「我能做什麼」?自己有的僅是不太靈光的英語,更別談七零八落,一個句子都難以講述完整的法語水平。想要西裝畢挺的坐進加拿大辦公室,幾乎不可能,更無法強迫自己重拾早已厭倦且被掏空的企劃熱情。Brian & Pierre At Tea farm正在迷惘、空談之際,朋友突然說:「台灣茶不是很有名嗎?你也賣過茶、也愛喝茶,為何不再這兒開間茶館呢?」這時,我過去還像那麼一回事的企劃血液突然被激發,我說出:「這裡光賣茶應該活不下去吧?這裡可是一大早起床或一整天都離不開咖啡的西方世界,光賣茶大概撐不了一個月就要關門大吉。」不過我得承認,喝茶在這裡的確是一股漸興的風潮,如果有好吃的甜點跟著一起賣那或許還點希望。

於是2012年的秋天回到台灣,也就是在我積極準備移民資料的那一段時間,我想說:「那不然我就來自學烘培好了?真的哪天要賣茶,至少我會做個餅乾什麼之類的」這個念頭的由最剛開始的打發時間、衝動的上網訂購了一台專業烤箱、仿照著食譜依樣畫葫蘆,然後歷經莫名其妙的成功與以為會成功卻往往失敗的起伏,我突然間認真了起來。

四個年頭過去了,我挖掘到了一個過去從來沒有認識過的自己,我在不愉快的低潮時,會躲進一個人的寧靜烘培世界去發現平靜與單純的快樂,在想要與朋友分享喜悅的念頭興起時,就試著找一道烘培食譜來傳遞我的感受。在這些時間裡我逐漸地瞭解到,自己停止不了對事物的熱情與鑽研,原來能在烘培的世界裡找到不斷推向無限邊際的階梯。Brian At Party從不同國度的旅行裡,我開啟了異國風味與文化所帶來的味覺刺激與靈感,從一本又一本的食譜書裡,我鑽研著不同大師們引以為傲的技法與私房味蕾經驗。2014年9月「Les gâteries monk」咖啡烘培店在預期與不預期中誕生,我從一次又一次由手上端出的甜點裡,找到與顧客溝通的渠道,也從她(他)們望進廚房窗口的微笑裡,找到了療癒疲倦身體的特效藥,我迫不急待地想把這一道道經過市場考驗的甜點與你們分享,然後鞭策自己繼續探尋、解開、抵達下一道成功食譜的新美食哩程!

** – Les gâteries monk Cafe 已於2015年6月間結束它一年都不到的短暫生命
Brian At Kitchen這張照片拍攝於當時咖啡館的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