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s

鳳梨田中的台東樹舍 | Taitung 168TTRRINN In Pineapple Field

2020年準備離開台東前一晚,製作人Pierre先生說想再看看池上伯朗大道旁的稻田美景,用空拍機紀錄特屬於台灣東海岸縱谷上,擁有開闊水稻與遠山都蘭山相互映襯的壯闊畫面。隔日一早就委託一日導遊,兼我們的專屬司機《陳董》一起動身出發。臨時想到,既然是從市區台東食冊出發前往池上,一路就必定會經過鹿野,那麼當然該去拜訪好朋友光松位於龍田的民宿。

在同趟台東旅程裡,其實光松也特地到了食冊Café書店參加「來吃我的麵包」活動。讀過我在2018年寫過的文章,果我或許知道他已是一位專業柴燒爐PIZZA與麵包專家,印象中他曾談起在還沒決定回到家鄉台東定居前,在台北的時期也曾經在烘焙坊工作過好長一段時間,回到台東鹿野的龍田鄉,算是自己將對生活期許、工作與嗜同時能陪伴家人等諸多元素收攏在一起,徹底實踐鄉居與工作兼具的行動派吧!

不能跟他說熟識,因為也才見過幾次面,且每回與他見面的印象,總是環繞在食物上頭,都是自己去打擾他,吃他的喝他的。這對於Pierre先生而言很不可思議,因為台灣人永遠刻印著好客DNA,那怕前10分鐘才說要來找你,我們都會客氣請人家進門來坐坐,在注重隱私與個人時間安排的加拿大,這種行為就是「唐突、沒禮貌、干擾人家的生活步調」,絕對不會是受歡迎的。

話說2年前的一個下雨天,一群人在「樹舍」聊到意猶未盡,突然光松與夫人提議要帶我們去一處秘密基地,是一間通常需要提前幾天訂位的在地餐廳。這餐廳很特別但外表卻是平凡無奇,絕對是一般人從路邊開車經過,就默默錯過的位置,毫不起眼的安排在一排平凡磚瓦房之間,唯一稍稍能猜出可能是一間餐廳的蛛絲馬跡,就是擺在門前入口旁,一座推測是烤雞專用,火舌竄出轟轟作響的高溫爐座,高手永遠都是在民間似乎已成定律,這間陳設簡樸,食材純淨自然的野菜餐廳,讓我頭一回見識到幾種從未見過,或沒想到可以拿來以清甜雞湯川燙,就能直接入菜的佳餚。

回想起第一回見到光松,是3年多前因第一本甜點書宣傳時,那時透過麥寇阿焙的介紹,我們第一次去了「樹舍」,吃到了傳說中的柴燒PIZZA,也是自己第一次那麼樣接近柴燒爐,那次光松早已準備好我的甜點書,拿了要我簽名,他說因為想做「肉桂捲」,而無意間在Youtube上找到了我,也開啟了開麼一段奇妙緣分,甚至有我的粉絲,是因為去住過「樹舍」而回來認識我的。第二年回到台灣時我也再訪台東,那時候已經開始了自己魯邦種麵包的摸索歷程,書邊有這本【麵包學】的人,可以翻到P.96頁右下角那顆開口笑開懷的魯邦種麵包,就是用光松的PIZZA柴燒爐烤所出來的,麵團是前一夜在台東食冊起始,預先將麵團隔夜低溫發酵完成,次日再小心捧著發酵盆上車,一路開車到「樹舍」完成分割整形,並進到他平時發酵麵包使用的籐籃而完成二發。那一次也透過他的分享,讓我理解原來窯烤麵包的厲害之處,就在於柴燒高溫之後,自然在耐高溫底磚,與拱型穹頂所形成的熱輻射,能讓一顆麵包十幾分鐘就能出爐。

2020年2月中旬這趟停留不到2小時,「談麵包」匆忙行程的閒聊間,原本期盼著疫情會很快過去,有機會親身體驗住到田中央,享受蟲鳴鳥叫的東台灣田野生活情趣,甚至計畫夢想在那裏開辦麵包課,帶領有興趣的朋友,一起用天魯邦種麵包,在柴燒爐完成出爐的樂趣,可惜目前僅能透過影片想念了!說道好吃麵包,我記得老闆娘有說過:「長工 (光松) 的桂圓歐包是她的最愛」,這的確是真的,因為在烘烤那2顆窯烤處女秀麵包的當天,正好遇前腳剛出爐的熱騰騰【柴燒桂圓麵包】,我也跟著好闆娘吃到了,真的非常好吃。不過老闆娘也說是我們當天運氣好,「想吃麵包還需要看長工心情,就算有訂單也不是很想做」!你說怎麼會這麼樣的討人厭….….笑。

這次的影片素材在拍好後,足足在硬碟裡躺了近一年時間。其實早在忙完麵包書之後,我曾經提醒Pierre是不是該拿出來回味一下?一直不想剪接它更是因為看了這些內容素材,比對門外負20度的雪白場景,只是喚醒更多對於台灣的想念罷了,想想這更是自移居至加拿以來,第一次沒能在這個時間點身處台灣的時刻呀!

台東樹舍FB: { 點這裡
台東食冊Café書店:{ 點這裡 }
延伸閱讀《打包台東的美好 – 在食冊Café書店》{ 點這裡 }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