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2019年的台東前 | 2019 Dining Books

台東在2018年之前,對自己是座熟悉的陌生城市,她是大家口中說很美、卻始終無緣相見的「台灣後花園」。去年因到食冊café書店宣傳自己的書,與她有了短暫3日之緣,今年決定重回這裡,只因心中掛念著她,雖然自己也不確定到底掛念,或想念著她的什麼,或許這三周的時間,我有了一些心裡的線索。她很樸實、簡單,有它自出一格的純真,在平凡生活的日子裡,能用自己舒服的方式,捏塑專屬的隨性。這段時間沒有遊走太多地方,自己更像一支錨定在一個點上,這是我喜歡的樣子,匆忙觀光客行程不太適合宅著的大叔。能像偽居民一般住在這裡,慢慢建立起自己的熟悉與律動。

我喜愛在轉角的便利商店裡,欣賞大家一早匆忙趕著上班的風景。清晨盥洗後揹著布包、網路分享器、手機,悠閒走到前一日買一送一記帳時所留下的美式咖啡,天氣好的時候更愛走遠一點,沿著鯉魚山旁的舊鐵路步道,與一群退休晨運的先生太太們,隨機錯身而過,我們一起享受日光底下,由樹蔭免費供給的遮蔽與涼爽,這些都不是自己來到台東前的預期,而是與她的不期而遇。

比起大都會區,台東市顯得迷你很多,對於「網紅-不萊嗯」來說,這裡突然變成明星炫光伸展台,走出門,總容易遇見認識我的人,除了好幾位從台灣各地專程來到店裡的朋友外,也有幾位是從加拿大、美國而來的 (但去拿魁北克不是比較近嗎?),在台東更多的是在不同餐廳、麵包店裡、在林蔭步道上,在搖下車窗的十字路口、在清晨趕著上班的馬路旁、在漆黑的微暗路燈下、在手作市集裡、在雨天烘焙材料行裡、在臭豆腐攤位上、還有從對街衝出門,在背後喊人留步的人行道上,這些與台東鄉親們的奇遇,真過足明星感的Fu。

好了!在上一段自我吹捧我很紅之後,想認真的說說『我的台東』。夜鷺經常在我的窗邊嗚鳴著,當然也伴隨著莫名狂亂狗叫聲 (我則當它是在地的親切感)。房間窗外的闊葉樹,印入眼簾很夏天,雖然明明當季是冬天,但比起冰雪地,這裡顯得可愛多了。風景美無須贅述、但人情更美、有著不掩藏卻又禮貌的含蓄熱情。在地食物美,雖自己過胖忌口而無福逐一品嚐,但幾次逛過中央市場、看見時蔬或聞到市場裡剛起鍋的油炸氣味,還是讓人不由吞嚥口水。

大家過著屬於自己的日常,那種保持著節奏,卻彼此保留些空白的距離很美,在看似平淡的規律裡,我被一種溶入的無形感包圍著。清晨常常有機會步行在車子顯少的馬路上,晴朗的日子抬頭,能見清澈遠山,畫面是綠山山頭,飄過一抹悠然白雲的色度飽和圖像,而在稍低溫的陰雨天時,山色轉呈灰白,線條沒那麼銳利,但轉化成另一幅現代水墨畫像。

我不愛閒來無事,那商業廚房裡的忙碌,有一種不安定的活力感,而自己幸運的不是那位忙到團團轉,一刻都不得閒的廚房主人,自己僅是一位幸運廚客。它勾起一些Montreal咖啡館廚房的回憶,那些還沒出爐、還沒放涼、甚至還沒做出來就被訂購一空的甜點,都是這一趟台東短居的回憶。但其實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失手,不知該如何面對訂單。

如果我們曾經在台東街頭偶遇

如果你們吃過我的烘焙作品

如果你翻山越嶺來到台東見到了我

如果你們透過網路平台,一同陪伴了我

我希望這2019年的緣分沒讓大家失望

一個時間的告別、就當為開啟另一個相會起了頭,台東下回見了!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