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omments

談談『愛』與我對不同事件的觀點 | About Love & Some My Point Of View

好多年前某日在一群與當地朋友聚會間聊天時,突然話題談到了亞洲旅行體驗,因亞洲或日本、台灣…..,對於許多住在加拿大東岸的朋友們,那裏是一個極為陌生的地理區,大概就跟電影裡那個『中國是遙遠古老東方』感覺是一樣的,雖然大家手中高性能手機,都是在那遙遠東方國度所生產出來的,但或許他們心理的另一個底層更是,連結著神秘藥草、輕功草上飛爾或伴隨著香港紙風帆船或日本富士山腳下穿梭著腳著木屐藝妓那樣,已被文化印象制約的畫面吧!

Pierre先生突然說起:「他覺得我跟我母親感情不好」,聽到這句話時我相當驚訝,他是怎樣看出我跟我母親感情不好的?接著他就說了:「我跟我媽從來不擁抱、親親臉頰、也不說我愛妳….」,聽完我心裡白眼已經翻過好幾回,我想的是,如果把魁北克那套見到好友家人總習慣親臉、擁抱的模式,原封不動搬回台灣,不是把我媽嚇出心臟病,再者就要被不熟朋友給指控性騷擾了。

當下解釋了台灣家人間的愛,特別是小孩與父母之間的愛,其實是很深層的,是打從心裡面的愛,不是眼皮底下、耳朵聽到的那種愛。誇張的形容可以是,如果你斷了一隻手,而父母親可以把他們的給你,大概那隻手就會義無反顧地給你了,或是世俗一些有關金錢的,如某日小孩出門做生意卻不幸失敗,欠了一屁股債,厚著臉皮回家向父母親開口,就算他們要省吃儉用擠出錢來,或要賣房抵押,甚至得低聲下氣去跟親朋好友擔保借錢以助你渡過難關,他們就會那樣做。那幾乎是自己還在台灣時,時有耳聞且發生在身邊朋友、親戚們間的真實故事。我說這是台灣父母親們對自己小孩的愛,雖然後面綁著一大把中國傳統觀念的束縛,如『老媽不愛的女友難以嫁進門』、『老爸不愛的男友大概也難有好故事結局』一樣,我們早已習慣自然而然的把對家人隱形的愛,轉化成一種潛意識的『顧及感受』或是制約,這成了影響我們在交往朋友、找工作、升學選科系念書、衣著打扮、言行舉止的無形教條,但歸結一些原因,其實就是我們在乎對家人感受的『愛』。也因如此,當要做很多事情的決定時,就自然地把家人感受擺到前面,不希望他們傷心、難過或丟臉,再來才會想到自己。

這麼多年居住加拿大,親身感受或有所聽所聞,很多故事往往讓我驚訝不己。說一個我開咖啡館期間,與我一起在廚房工作那位女孩的故事吧。她很年輕,才剛滿18歲、第一次面試時覺得她很像安海瑟薇,有著漂亮五官,精緻臉龐與明亮大眼,後來工作熟了,聊起她那麼年輕怎沒繼續升學卻來廚房打工時才知道,她是被她爸給請出門的,雖然前因後果我不想深入挖掘,但後來知道,多年前她的父母因離異,父親有了新的另一半,當時她與父親的新家庭就在距離Montreal南邊一個小時車程的小鎮上,她父親當然與新太太同住,剛開始時她還有自己的房間,就是原本一直住著的那房間,後來她被要求搬進地下室,然後就在高中畢業的同時,被要求打包出門了。而她心愛的,從小陪她長大的東西,通通都被打包進了地下儲藏室,也包含了她爸爸疼愛她,知道她愛烘焙,在某個生日時送給她的KA攪拌機。

你說就這樣被趕出門了嗎?是的就是毫不留情地被趕出門,不是什麼幫她找好、租好房子那種趕出門,因為她當時在我咖啡館打工期間,就是住在臨近教堂庇護所,雖這不是免費的,但它們能無條件地接納類似這樣,但超過18歲法定年齡的青少年們,教堂提供你棲身之所,包含了獨立小房間及三餐,讓你有足夠緩衝時間去找工作,等你有了收入時,再支付欠下的每月200加幣費用。其實當時聽到這個故事時,我眼眶都紅了。而她就是在我咖啡館剛開張不到2周時間,主動厚著連皮進店門詢問我們廚房有沒有要請人,她會做甜點、熱愛烘焙,她非常需要這個工作的動力。

那母親呢?怎不住到母親那去?同樣的母親說想要自己的獨立空間,不想與女兒同住。在某個周末休假後的上班時問她,上周末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嗎?她說她回去探望母親,一起吃了頓晚餐,也回爸爸家拿些私人東西。什麼?還回去探望母親,然後被趕出門還能回家心平氣和的與爸爸見面?這聽進我這位從台灣來的傳統大叔耳裡簡直是不可思議。但她的故事不是啥特例,因為所有住在同一教堂庇護所的年輕人們,通通都有著被「請出門」的相仿故事。他 (她)們都剛滿18歲,當父母親不再有監護責任的幾個月內,無論是在家不受歡迎、住不下去,或其它原因,這群年輕人都相繼在這個庇護所開始自己的獨立人生。而這位女孩的目標就是努力工作存錢,希望能很快般離庇護所,租一間擁有自己廚房的小公寓,可以做自己喜歡的甜點,同時無須再吃那難吃團體餐的生活。

在台灣,父母親們不見得全然都是深愛自己的孩子,如是感情不好的狀態,或許就成了彼此不太說話、但同住一個屋簷下,偶爾在餐桌相遇的熟悉陌生人,但推出家門、要你自立自強去,除非是家庭發生了重大變故,但絕對不會是因為父母離異,大人們因為想開始自己的新生活,以這樣的理由把自己滿18歲的小孩給推出門去。如果你天性好吃懶做,成了賴家一族,父母親大概也就是很火大、生氣地讓你住家裡,但在飯桌上持續唸你,還外加叨你房間凌亂之類的,但就是確定知道你很健康、人身安全就OK,只因中國人的父母是割捨不下那份親情的天性使然。

我不是要說在西方世界的家庭,都是以上故事般的冷酷,但鮮少是多麼溫暖的。就算是一般標準正常家庭成長的小孩,一但到了行為獨立的法定年齡,就是進入『個人造業個人擔』時期。當你天真在外頭捅了簍子,那恐怕得自己好好的收拾殘局,別想讓父母親獻出犧牲打,什麼賣房、借錢來幫你,更別奢望失業能回家窩著,因為你就是一個「獨立個體」,你要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包含了你要做啥工作、大學想唸哪個科系、想出國流浪追逐自我、男女朋友或太太、先生是誰,結婚後想怎樣管教你的小孩,這裡的父母絕對不會干涉你,因為那是你的生活,不會是家庭的面子、父母的面子、家族的面子,你的職位、薪水高低,不會成為他們向好友、親戚炫耀或尷尬的話題,因為那是你的,不是他們的。

以上聽起來有點冷血嗎?對於在從小在傳統台灣家庭長大的我而言,的確非常的「冷」,雖然自由自在沒人管,想幾點睡、想參加PARTY喝到掛、想去哪都不用報備就能立即成行的感覺超爽的,但我還是寧可選擇賴在家,老媽總會定時把飯煮好,不會有你不愛吃的菜,會把衣服洗好,還默默幫你收拾房間的凌亂、聽到咳嗽就問有沒有吃藥,陰天出門一定要你帶傘,被唸頭髮太長該去剪一剪…..的囉哩叭唆,這才是我熟悉的『愛』呀!那種抱來抱去、親來親去,見面或電話中就會說『I LOVE YOU』,然而自己的人生就要你自己去面對的「自由式愛」我沒有辦法。

沒打算把我媽嚇壞,換上魁北克版的擁抱與親臉,所以回台灣那個沒感情的見面還是會照著舊劇本演出,但就是知道我媽很愛我,我妹也很愛我就夠了。不是所有的愛都是要以歐美版採肢體或言語方式表達,愛可以是含蓄的、默默卻持續的存在。除了對家庭、家人的愛以外,確實只要是人,都難將愛無限放大,並歸納到包容位置,就算你熱情追逐了當下很有『愛』的偶像,某日也有冷卻退潮的一天。生活裡有太多事情值得努力或關注,契合的人自然能走在一起、成為一個團體,就如同自己所經營頻道或網站的前提一樣,在一開始時沒人知道它會走向成功或失敗,然而回歸初衷,自己僅是熱愛烘焙所帶來的成就感,更熱愛分享後別人能從中獲取養分的快樂。

出版社把這些知識經過整理,集結成書變得足以銷售那很棒,而有朋友因為愛我、愛這些知識而買了我的書,讓我賺到版稅那也很好,但那些都是之後才發生的事。雖每位烘焙人的客觀條件,或發表食譜、經營頻道或粉絲團的出發點不盡相同,但以我自己來說,如一切倒因為果,因為想出書賣錢而變得格外珍惜寫下的食譜捨不得發表,或留一手不肯全說,這經營的一路就會演變成如何遮遮掩掩,也不會是你今天認識的『不萊嗯的烘焙廚房』。情、理、法原本就有它牴觸或模糊的地帶,難以一切為二,也因此很多案例判決最終會演變成法官『自由心證』,有理的一方可能贏了,但輸的一方也不見得全輸了,更重要的是在這之後,你是否獲得想要的那個結局,就算不是,明天的日子依然要過,很多現實的事依然等著你去處理。

人紅了紅卻紅不了一輩子,斤斤計較算計名利,並不會讓自己好過一些,它會一步一步的侵蝕我們的靈魂,最終變種出一個連你自己都會討厭的那個『你』,如果你說『並不會』,那只是你還沉溺其中,那些光環還閃耀著讓人炫目。事情發生了不要急著參與其中,並非漠不關心,只要要給一些時間沉澱,然後想一想到底怎樣會是最好的決定,不要集體式的情緒高潮,這就是社群媒體可怕的地方,不要讓它成為奴隸你情緒的炸彈。

4 Comments

  1. Bernice
  2. Kathy Tsung
  3. Nan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