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行密密縫 | Mom’s Hand Sewing Love

折好的一疊衣服裡有著一件我最愛,胸前縫著吉普賽風格的印藍花布,穿著它的時候感覺很輕柔、自在。一直覺得這個『藍』很不萊嗯。旅遊時總愛帶著它、穿著它。還記得2018年在巴黎大街的一扇藍色木門前,寶盒老師捕捉了一張我穿著它的身影,照片裡的自己似乎充滿著神氣光彩,未來似乎充滿無限可能的那種神色,當然眉宇間的那一痕深印,總淡淡著述說些說不上來的憂鬱,自己就是一位充滿矛盾、卻又對新事物保有好奇心的中年大叔呀!今年回台灣過年,又習慣將這件印花T恤折進行李箱,不過或許太愛它、也太常穿洗它的緣故,中央那片由幾個不同印花布縫製而成的方布巾,某一天再穿上它時,赫然發現中央的縫線處,莫名脫了線、一路綻開倒底。

當時心想,好可惜一件漂亮又心愛衣服,望著那脫鉤的車縫線,似乎在告訴我,它已經不再適合時髦穿出門去,那就當成居家服穿吧!準備回加拿大前的最後幾天開始陸續打包行李,有些衣物顯然已塞不進瀕臨爆炸的行李箱,就將它們收納好一落,收進房裡的抽屜,就明年回家時可穿,也少帶些行李,其中也包含了這件從最愛,退居成睡衣的藍T恤。

回加拿大前的倒數第二晚,不想再從行李箱裡翻出收納好的衣物,洗完澡後,隨手就從抽屜裡翻出這件藍T恤,剛穿上時還不以為意,因為衣服是媽媽洗好、烘乾,下午摺疊給我的最後一籃衣物,當時只是順手就將它們收進抽屜,睡前自己站在浴室鏡子前刷牙時才發現,鏡中的衣服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再仔細看看,是母親把那原本綻開的脫縫線修補好了。

腦子想到縫好的衣服,我的眼角濕了,那些離去前對於台灣的不捨、對於母親的不捨,似乎也被縫進了這件衣服裡,如果前幾分鐘我拿的是另一件,那可能要等待一年後才會發現母親下午手縫的溫度吧!如是這樣,此時此刻也不會冷不防的被湧上的複雜情緒給渲染,或許離愁、鄉愁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穿了一夜後,決定將它塞進登機的隨身背包裡,讓它跟著我回來,而不是躺回給媽媽的洗衣籃。忽然腦子裡朗誦起小時候,讀過的這一句話『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此時就那麼樣貼切的印照在自己身上。這件屬於我的藍色T恤年紀大了,已不適合反覆進到洗衣機裡翻攪,就讓它收進山上衣櫃裡一個特別的位置吧!讓我可已一直留著那天午後,母親親手縫進衣服裡的溫暖。

3 Comments

  1. Apin Lin
  2. Jennifer Yeh
  3. MEI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