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s

2019春天的甦醒 | Spring Awakening

5個月後冬雪融盡,那純淨又冰涼的雪水,匯聚為潺潺流水穿越在林間,也形成了專屬於早春印記的河道。穿了一季的雪白外衣,在太陽底下、在陰晴不定的春雨裡逐漸退去,去年秋末天才被北風吹散一地的枯黃枝葉,隨著融去的殘雪,再次裸露出頭,那些南去的候鳥們,在我還嫌冷的清晨冷空氣裡,成群飛越屋簷,啼鳴聲也此起彼落在樹梢間迴盪。

被樹林環抱的湖面,此刻應該是氣溫最低的地方吧?那些來不及融完、漂浮在湖面的薄冰,被藍色天空渲染成霧藍色,剛才從頭頂飛過的雁鴨們,難道真的要把腳伸進哪冰水湖裡嗎?

我喜愛望著2樓窗外以平行視角,觀察楓樹樹梢冒出的橘紅色小碎花,春天的甦醒還沒多久,她早已努力不分日夜的長著,每天清晨醒來後,端站在洗臉台前時,眼睛餘光,總能看見它們努力掙出頭的身影,春光裡的花型彷彿前一日才完整,隔日就已被拂過的春風抖落一地,準備讓位給安靜等待一季冬雪的翠綠嫩芽。

紅色門前,靜駐在石階旁的佛頭,在厚雪覆蓋下安然度過嚴冬,當我彎蹲在石階間,開始為即將進駐的植栽準備土壤時,那雙慈善的眼神也正在一旁端視著我。午後的山頂,有時是清朗無雲的藍色天色,有時又是被春風推擠成推的層疊白雲,和煦的光照則是隨機找到機會,在雲朵間趁隙穿越、忽明忽暗。

春日的林間充滿生氣,雖然沒有時時讓人走出戶外,一展筋骨的和煦氣溫,但日光時間的拉長、窗外的光景已經讓人心情大好,橘紅落日轉移到晚餐後才開始,黑幕與藍天交替,氣溫也隨著降到10度以下,但翌日清晨你又會發現,門前的青草其實一夜未眠,悄悄的又多長了一寸!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