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不在家的一個人書店 | When Alone At Dining Books

老闆們繼續昨日在台東「成功商水」未完成的烘焙支援課程,我則選擇了書店包場,一個人獨坐書店,享受幾小時沒有客人、老闆們也不在家的書店。此時耳邊僅有零星經過窗外的引擎聲,偶爾搭配著冰箱壓縮馬達的低頻BASS。在飛機起飛返回台北前,決定好好記錄下心中另一段關於這三周的台東回味。

昨天是生平第一次奔馳在前往「成功商水」的海岸公路,即便在天色略顯陰沉的細雨天清晨,還是能從延綿自綠色山脈,緩坡進入太平洋地形、地貌的純淨之美所震攝。與農地錯落交織的椰子樹林、被綠色植物隨機披覆的不規則岩石,爾或自山脈間匯聚的溪流,他們流經鵝卵石舖陳的小沙洲後,注入灰雨天際線連接的墨藍色海洋,而那聽了四十多年的三仙台地理名稱,終於真實出現在遠方。

標榜台東最帥氣的烘焙助理「不先生」,很奇妙地走進入成功鎮上的「成功商水」職校。不先生真的是去當最佳背景的,與學生們懸殊的年齡差距,有趣的模糊了網紅標籤,它讓自己想起過去在校園時期,學校裡偶爾也會安排第一次聽過的「某名人」到校上台一般。昨日在課堂教室裡,有不少位學生表現得相當的潛力,在聽過「麥寇阿焙」解說後,只需一旁小提醒,八分樣的都能做到該有的樣子,看似嬉戲不專注的左閃、右移走動中,等待輪到他(她) 們自己上場,其實還是能釋放先前偷偷藏著的觀察力,展現臨場已有基礎的實力。

今天在主人準備出發前,也才想到已經 Long Stay 三周,在店裡拍過無數張合照,但竟然獨漏與食冊café書店 兩位老闆的合影,於是匆匆拍下了這張不萊嗯臉很大超寫實自拍照後,對於照片中呈現的樣子,我的解釋是自己的「心很美」來安慰自己。也因這張超寫實的胖胖臉,讓不萊嗯想起這三周被餵食的生活,也印證「以為把自己弄得很忙,多在廚房站著做甜點會瘦」,僅是個烏托邦幻想,因為一點瘦身效果也沒有!不過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該指向很會做菜的「掃地大叔」,搭配在後面廚房裡要我多吃一點的「麥寇阿焙」,自己是不是中計了呢?明明菜已經夠好吃,量也很多,硬要我多加顆滷蛋。

不少時候,店裡會出現一種被火燒到屁股的熱鍋時刻,宅配來收件,同一時間還得應對客人指定要如何切麵包,外加需要端出咖啡的多重瞬間,我都還是能吃得到「掃地大叔」的料理美味,且在我印象中,它從未重複,無論是午餐或晚餐都是如此。

負責食冊前場的「掃地大叔」有一種奇特融合專注與固執,又兼具細膩觀察力的特質、他有原則且視人公平,手上豐富到滿出來的料理才華,總有辦法巧手生出一道道風味絕佳,卻又是自己從未品嘗過的「無名料理」。既可以是義大利麵手法搭台式調味魯肉塊與暗藏馬鈴薯的合體,也可以是融合韓式石鍋與日式咖哩的鐵鍋拌飯,就連台式芋頭排骨鐵鍋菜或擺盤漂亮,調味讓人驚喜的醬料佐生菜堅果沙拉,更破解了製作人Pierre先生,只吃固定食物的框架,以上這些,他都能一一到位在咖啡館Bar台後的廚房裡端出來,他不僅是愛書人,也散發著低調的料理熱情與才氣。
 
一直在廚房裡總是站在我左手,並肩作戰的「麥寇阿焙」,則是另一位既讓我敬佩又畏懼的人。敬佩的是他在廚房裡的持續戰鬥力,畏懼的是他在烤箱、麵團與面對千奇百怪要求裡,輪迴著對於顧客的體諒、包容與服務熱忱,不萊嗯看著他,再比較一下自己,就知道我有多大牌了!因為我總愛這樣回答「麥寇阿焙」,沒訂到或買到嗎?那就是無緣囉!,而「阿焙」先生則是多選擇犧牲自己喘口氣的空檔,把原本不該存在的訂單,擠進有限的工作排程或休息時間裡。

今早與暗光鳥小姐,位在奧地利深夜時段的寶盒老師通影像電話,她說我在螢幕上看起來氣色很好,我想會不會是當下整個臉「很椪皮?」問了我是否捨不得即將離開的台東?我說:「不會」。因為在這過去的三個星期裡,已經圓了不萊嗯的台東夢,把過去不熟的台灣台東補滿了,將去年未盡的書店緣份收攏了,與書店主人的私房深夜療癒對談完結了,將害怕換烤箱就失敗的恐慌挑戰過了,也讓支持我的台灣朋友們,有機會吃到我的烘焙作品,至於很想吃卻沒吃到、書想被簽名加持卻還未加持到,或想拍照、想擁抱卻一一未竟的心願,就將這些緣份留給未盡的未來吧!

Reply